励志文章励志文章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 野外被强奷系列小说

2020-04-30 13:46:23 写回复

一片梧桐落在蓝绿色的顶端,他仰望天空。


对面的机器人正推着老奶奶,她笑着走在花丛的路上。机器人手上的灯开了。


“奶奶,快看手表。”你的午饭来了。”


奶奶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黑亮的手表。时钟一闪一闪地闪烁着牛奶和吃着三明治的三明治在空中出现,变得更加清晰。然后慢慢地落入奶奶的手中。


“哈哈,现在好了。不帮助别人。刚才笑嘻嘻的奶奶眼花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绿色的Yu Dexin太重了,所以打开了传送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不忍再看奶奶一眼。


他来到街上,人们在空中漂浮。井然有序,互不冲突。


文学

他闭上了眼睛。


他还喜欢以前那个国家。


那时人们并没有轻飘飘的,他们仍然在为食物辛勤劳动。他父亲花了很大力气找他笑了笑。


那时大家都围着他说,小巧玲珑,以后可要干大事了。


那时候他还只是盯着自己看,不是没有为别人服务。


他爹还在说话呢。我永远爱你,保护你。


他眼睁睁的,现在无论怎样寒酸也要住在这里。

      蓝余打开了加速器,他着急回家。要收拾东西,早一步出发了。

      他回到那个已经破烂不堪的屋子里,拿起自己储物的魔方盒,又往里面装了几样东西。蓝莹莹的光在屋子里运转。

      他走出门,刚到转角的地方,就看见一只白花花的手搭在地上。再往前,一个卷短发的女生倒在地上,哼哼着抓住了蓝余的裤脚。“嘿,能养我吗,我饿死了,我什么都会做的。”

      蓝余有点惊讶,这个时代还会有饿的人吗?他伸手一捞,把她扶起来,才发现她的手臂滑滑的。

      上面没有手表。

      “哦,你是机器人,要电池是吗。”蓝余恍然大悟。

      女孩挑了挑眉:“不不不,不完全是,你先说说你能不能带我走,我真的什么都会做的。”

      蓝余歪头想了想,好像自己现在确实很缺人。他顺手从手表里拿出一个面包,递给她。

      “好,你可以跟着我,不过你要帮我做事。”

      “好的!”女孩连忙抢过他手上的面包,大口咀嚼,模糊不清的字眼从她嘴巴里蹦出:“我叫桃尼斯。”

      蓝余皱了皱眉,跑到阳台对着外面张望了一下,回过头来认真的看着桃尼斯。

      “等到我们的下一站了,我很乐意听你讲一下你的故事。吃饱了没?”

      桃尼斯擦擦嘴巴旁的面包屑,点了点头。

      蓝余又拿出一瓶水,递给她。

      他们走下楼,蓝余看她还是很虚弱的样子,便放慢了脚步。

      他带她去了那个医院,梧桐叶还在飘的医院。

      蓝余远远就望见了那个老奶奶,她还是坐在轮椅上,这次身边没有了机器人,而她则是若有所思的望着叶子已经黄绿了的梧桐树。

      蓝余笑着,眼睛里好像有光,“林姨,还是无聊吗,没有试试我给你的方法?”

      林姨一看到来人,眼睛都笑弯了。

      “小余,你终于来陪我了。人老了,总希望有人陪着聊聊天,你那些法子,不适合我了。”

      说着,又皱了皱眉,泪水在她眼里若隐若现,“你说,他们还不满足么,还要给自己另一重幻想,连这么美好的生活,还要用手表,创造另一重幻想,连我儿子也……也为之着迷……自从上一次我生日,她就好像打定主意,再也不出来了,唔……”她用手捂住嘴,哽咽出来,泪水顺着她充满皱纹的皮肤滑落,掉在她的手背上。

      蓝余眼睛眯了眯,脸上愁云密布,扶着她的肩,一字字的说:“别难过,我会把你儿子带回你身边。”

      桃尼斯站在一旁,看着这年过半百的人伤心欲绝的样子,心里也无法平静。

      他们走出医院,脸上的神情都很复杂。

      街道上的人还是飘来飘去,没几个人是在街道上认真的走的。他拿出气仓胶囊,丢到空中,跳上去,向桃尼斯伸出手:“你肯定没有这个高级玩意,来吧。”

      桃尼斯拉住他的手,也跳上去。

      蓝余输入完程序,转过头来,看着桃尼斯。认真的说:“我们要去一个地方,你要帮我做的事也很简单,我的老大做着一项工作,一项为全世界服务的工作,我感觉到了,他很累,我们现在去帮他,结束他的工作。”

      桃尼斯点了点头。

      他们抬头看了看,那蓝的耀眼的天空,像布景图一样。而他们的身边,井井有条的人们都目光呆滞。蓝余叹了口气。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们就到了。

      空气气囊在他们触在地上时,爆裂开来,在空中留下一串水汽。胶囊则稳稳的掉在蓝余的手心里。

      “好了,我们到了。”蓝余望着草地上的一个光球。拿手表碰了碰它。

      周围的空气开始扭曲、颤抖。

      他们一齐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到了一个四周都是白色的房间。

      通透到耳膜的声音响起,是一个好听的女声:“欢迎来到维也纳酒店。请问您需要什么配置?”

      “普通的就好,双人间。”蓝余拿手表放在房间里仅有的一个玻璃台上。

    “请稍等,正在载入。”女声又响起了。

      周围的空间慢慢变化,慢慢的变成了一扇门。蓝余把它推开,把自己的魔方盒放到进门旁的蓝光上,盒子就悬浮在半空中。

      “哇,我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呢。”桃尼斯一边倒在大床上,一边咯咯的笑。蓝余在对面的床上也坐下,抬起头看着桃尼斯的眼睛。

      “现在可以说说看,你是怎么回事了吧。”

      桃尼斯坐起来,眨了眨眼睛。翘着嘴巴说:“我是其实是人类,但是我爸爸把我卖给了科学家,”桃尼斯的眼神暗了一暗。

      “他用这些钱,给妈妈买了一块手表,和他手上一样的,一模一样的手表。我被送走以后,那些科学家们就在我的身体里安上了冰冷冷的机器,我每天都活得很煎熬。有一天,科学家在我的培养槽外面睡着了,于是我就抢走了他的传送门,逃了出来,过了三天就遇见了你。”

      蓝余的目光愣了愣,“也就是说,你也许还会给我招来追兵咯,看来救了你真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桃尼斯闻言马上摇摇头:“不是的,他们把我的手表摘了,现在不知道我在哪。”

      蓝余低下了头,皱了皱眉。本来看到街上的人没有神志的样子,他就已经觉得很可笑了。他才刚醒来不久,就发现原本还会对他温柔的笑、会为了一件小事开心一个星期的人类,仿佛没有了神志。他们只有一副驱壳了,他们的灵魂都在手表里,准确的说,是被手表里轻松美妙的世界所绑架了,而他今天看到的那个老奶奶,是少数还有理智的人。他已经守了她一个月了,她喜欢看她美丽的笑容,那是真实的。他喜欢看她因为没有一个真实的人帮她推轮椅、陪她聊天而唏嘘不已,那也是真实的。

      而那些人类,工作的时候都在手表里,他们都是假人。

      他仰头望着天花板,一夜都在想,又一夜都没流泪。

      第二天,蓝余早早地把桃尼斯拉起来,一个小人趴在桃尼斯的被子上,睁着大眼睛,望着这个还算漂亮的女孩。

      桃尼斯一睁眼,就看到一个绒毛娃娃看着自己,于是惊呼一声。

      蓝余笑出声,“别怕,这是我弟弟。”

      他把桃尼斯的被子掀开,说:“快,我们要上路了。”

      桃尼斯死死拽住自己的被子,喊着:“知道了知道了!”

      小不点蓝小小用嫩嫩的声音喊:“哥哥!这是哪啊?”

      “小小乖,别闹,我们有正事要做。”

      他拽起蓝小小肉肉的手,边走边和桃尼斯说:“我们先出去等你,你慢慢穿衣服。”说完就消失在了门口。

      蓝余看了一眼已经跟出来的桃尼斯,打开传送门,三人一起到了一道光屏面前。

      光屏内就是城市里的地砖,光屏外是红红的泥土。绿莹莹的光屏圈在地上,画起了一道弯弯的弧线,一直向他们的两边延伸开去。他们头上的天空还是蓝蓝的很舒心的颜色,而外面则变成赤红色,延伸到更远的天边去。

      蓝余压低了声音,斜着看了桃尼斯一眼。

      “来吧,我知道,你可以让我们过去。”

      桃尼斯脸上升起了惊恐,不可置信的望着蓝余,嘴唇有一点颤抖,“你……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还知道你的故事,应该没讲完吧。”这次蓝余没看她了,从魔方盒里拿出了三个胶囊,胶囊很小,但是有一股香气。

      “吃了吧,外边的空气估计已经不能呼吸了。”蓝余把自己那颗丢在嘴里,仰头吞下。

      桃尼斯,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一般,把这颗药丢在了自己嘴里。她拿出了一个小圆球,小圆球周围的空气都在扭曲,不一会,屏障就开了一个小洞,足够他们走过去。

      她咬了咬牙,虽有不甘心,但还是在隐忍。

      蓝余把胶囊给蓝小小服下,把他抱起来,蓝小小眨巴眨巴他蓝色的眼睛,不解的望着蓝余。

      刚踏上赤红的土地,一股热气就扑面而来,鞋底卷起一圈焦圈。往前走了几步,蓝余怀里的蓝小小回头望了一眼。

      哪还有什么蓝天,城市,就只有一个数据线网,而上面飘着一个蓝色方块,发出莹莹的光,正如那个酒店光球的光一般。

      蓝小小不解的扭回了头,忍住泪意,害怕的趴在蓝余的怀里。

      他们越走越快,脚步在地上只留下了浅浅的脚印,而四周一片乱象,到处都是机器的零碎片和芯片。

      而地上有一条黑色的线,始终露在土外面,向远处延伸,而这条线的起始,就是那个放着蓝光的方块。

文学          他们顺着线一直走,桃尼斯在一旁仿佛若有所思。但是身体只能僵硬的跟着蓝余前行。

      “桃尼斯,你别挣扎了。”蓝余停下来。看着桃尼斯。“你明知道你的系统已经被我的病毒控制得死死的了,还挣扎,其实你也被我说服了一点,你不觉得,我们有义务结束这一切吗。”

      桃尼斯望了他一眼,认命似的眯上眼睛。

      “蓝余,你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在这里和我多说。只怪我还不够级别吧,没法和你斗。”

      她睁开眼,一幕幕又涌进她的脑海中。

      她费尽力气偷到了传送门,逃到了离基地站很远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一双坚硬的手掌就按上了她的肩膀,把她按得跪在地上。桃尼斯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浑身剧烈的颤抖。

      那人笑了笑,“钥匙小姐,是谁给你一百个胆子让你跑的?”

      他看了看浑身颤抖的她。

      “别怕啊,我是来告诉你好事的。我不会抓你回去。我们最近听说了一件大事,有人要从这里出去,然后搞点事,我想让钥匙小姐你去看着他,看看他到底要干嘛,并且不要让他成功。”

      那人眼里闪过一丝阴冷。“不过,我会给你好处的,我会让你和你的坏爸爸,漂亮妈妈团聚的。成交吗?”

    桃尼斯咬了咬嘴唇,眼里闪烁着犹豫不决的神色。

      “好!成交!别忘了你说过的话!”

      她肩上的手松了一点,她连忙蹒跚的跑开。

      而一张微笑的男孩的照片,已经发送到她的脑海中。

      她一仰头,蓝余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终于说出来了。憋着很累吧。”蓝余把魔方盒丢在地上,魔方盒马上组装成了一个小屋。

      “进来坐一坐,反正都出来了,我还不着急,你先听我讲个故事,不然你以后可能没机会听了。”

      桃尼斯半信半疑的进去了,还不忘把门关上。屋子里就是金属的质地,除了两张凳子,其他什么都没有。

      门刚关上,小屋就开始颤抖。

      原来只是为了挡风暴,不是为了讲故事……

      蓝余笑了笑,沉沉的声音从嘴里吐了出来:“其实,到了外面不远的地方,就是别的国家,但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也生活在屏障里,但他们的世界可不止一个方块这么小。”

      “他们也用新科技创造出了新的环境,但你说可不可笑,明明可以用科技净化外面的环境,为什么又建起一座屏障来把自己和生活了数亿年的土地把自己隔绝开来呢?”


      说到这,他笑了笑,但笑声没有一丝愉快。

      “其实我是生活很久以前的人,我的爸爸带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改变这世界,让这个世界活得轻松一点,那时的人们还在为自己的生计而工作。而他的伙伴都在疯狂地做人造人,新科技,妄图改变这个世界。我那时还很小,什么也不懂,只记得妈妈每天晚上都给我唱歌,我也像其他小孩一样开心的生活。”

      他又补充一句:“我的妈妈可不像现在的人一样痴呆。”

      桃尼斯被他逗笑了,在一旁咯咯地笑。

      “事情发生了以后,爸爸把我的记忆冷冻了,身体也放在冷冻舱里,直到几个月前,才醒来。小小也是一样。”他温柔的目光洒在蓝小小身上,而小小正在舔自己的手指。

      “你真的没有办法想象,那时的我们有多快乐,每当我看到林姨那失落的眼神,就会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醒来。而且我的爸爸也被抓走,他们说,只要我给他们技术,他们就让我爸爸回来。可是后来,等妈妈把我们推上冷冻舱,我才知道,我爸永远回不来了。”

      蓝余的眼睛对上桃尼斯的眼睛,笃定的光芒射出。

        “相信我,桃尼斯,我们一起把你妈妈和爸爸放出来,我们去结束那一切吧,做其他国家都不愿做的事,你知道,接下来的路,没有你,我走不了,那一个面包带来的效力,控制不了你那么久。”

      桃尼斯犹豫了。

      虽然自己的爸爸出卖了自己,但是毕竟血浓于水,自己也非常想知道蓝余口中的快乐是什么。

      她笑了笑,把蓝余的手拉起,摇了摇:“行,我帮你,但你以后要一直请我吃面包!”

      蓝余松了一口气,舒心的笑了出来。

      小屋又缩回一个方块,眼前又显出一片赤红。他们往前又走了很远,黑色的线在脚下已经越来越粗。而蓝小小也已经转移到桃尼斯的手上。

      蓝余撇了撇嘴,“你说那帮科学家也正是无聊,为什么要把总机建这么远,我要累死了。”

      “还说呢,你那个什么能飞的胶囊呢。”桃尼斯瞪了蓝余一眼。

      蓝余挠了挠头。

      “那东西只能用一次,我也只有一个啊!”

      突然,蓝余就顺着桃尼斯的背后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激起红红的尘土。他撑着爬了起来,眉头皱起。

      桃尼斯呆住了,连忙跑到他旁边蹲下来,着急地看着他。

    蓝余苦笑了一声。

    “刚刚跟你说着都忘了还有机关了。”

      “怪不得你把蓝小小给我抱。”桃尼斯把他扶起来。

    蓝余反扣住桃尼斯的手,拍了拍裤子上的灰,继续向前走。

      “钥匙小姐,你又要发挥你的作用了。”他笑笑。

      再通过他们刚刚走过的地方时,没有作用力在蓝余身上了,他们轻松的从又一道光屏穿过去了。

      他们走着,一道道亮光在不停闪闪烁烁。

      等到外面的空气已经十分炙热,他们隐隐约约能看到远处有一座小山,黑色的小山。

      蓝余的眼里闪烁着光,拉着桃尼斯的手走得更快了,步调也越发沉重。

      黑色的线在地上到了尽头,抬眼望去,连接的是一台复杂但是饱经风霜的计算机和数据库。

      蓝余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和桃尼斯进入这最后的光屏。

      这属于那台电脑,将赤红色的泥土隔绝在外的光屏。

      桃尼斯把在怀里挣扎的蓝小小放下来,刚刚眼睛里还如死灰的他此刻眼里擎满了泪水,跌跌撞撞的跑向那黑色的大家伙。

      “哥哥……”他肉乎乎的小手抚上它,把自己的脸贴上去。

      蓝余的眼里上过一丝忧伤,汹涌的潮水在眼里翻滚。

      蓝余把蓝小小抱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一片和那台计算机一样黝黑的芯片漂浮在空中。

      蓝余抱起蓝小小,不舍的贴了贴他的鼻子,宠溺的说:“小小乖,去帮哥哥把这个芯片插回那台电脑,好吗,就在那个闪着红光的口。”

      蓝小小的眼睛里还挂着泪水,但是已经没有神彩。他晃悠悠地走近那台计算机。

      蓝余回过头看着桃尼斯,把一个气仓胶囊和魔方盒交给她。

      “等会程序结束,你就把这个打开,我们要逃远一点。”

      桃尼斯睁大了双眼。

      “结束程序?你不是要摧毁手表里的世界吗,程序结束了,大家都会死的吧!”

      她迈开步子,向蓝小小跑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软软的手已经将芯片送进了插口。

      蓝余笑了笑,变成了黝黑的光,然后爆裂开来。

      一段记忆储存卡在空中变成碎片,一段段图画在发着光彩。

      一个仿真人机器人睁开眼睛,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在一旁拿着扳手开心得手舞足蹈。

      再过一会,变成机器人扶着一个小孩子晃悠悠的走路,孩子笑开一张脸,分明就是蓝小小那可爱的脸蛋。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机器人慌忙的去扶,孩子笑了,满脸胡茬的男人也笑了,机器人愣了愣,嘴里也发出了奇怪但是急促的笑声。

      这美好的画面转瞬即逝,一转眼,就到了另一幅图,满脸胡茬的男人满头大汗,焦急的把机器人往冰冻仓里按,机器人反抗着,脸上没有泪,但是却发出了悲怆的哭声。

      但还是晚了一步,机器人男孩被硬生生地从冰块里抠出来,他站到地上,却被满地的粘液弄得滑到了。

      那是血。

      那些人很残忍,将机器人男孩的大脑和心脏抽出,抽出了碎碎的机械碎片还有一根根断裂的数据线,还有机器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和喘息。

      他们连夜编写了程序,甚至把这黑黝黝的机器关闭起来,永远沉睡,还下了命令,让他连自己的生命也无法终结,只能为人类永远运转下去。

      这时,记忆开始断掉。

      在恢复到彩色,是一个男孩在黑黝黝的机器里醒来,跑到外面。街道上人们痴呆的眼神出现在男孩眼睛里,他浑身颤抖,望着天发出绝望的嘶吼,眼泪顺着他的脖子流下来。

      看到这时,桃尼斯已经泪流满面,因为,那个机器人一抬头,她分明看到的是那张熟悉的脸。

      那是蓝余。

      最后,那个机器人找到了冷冻仓,从里面揪出了已经死去多时的蓝小小。

      桃尼斯打开空气胶囊,跑到里面去,飞快输入程序。

      他怎么忍心杀掉创造自己的人类,没了屏障的他们该怎么生活?桃尼斯皱了皱眉,魔方盒从手里跳出,掉在红色的土地上。

      这一瞬间,桃尼斯已经飞出了很远,虽然后悔没拿稳,但是已经来不及回去拿了。

      远方的空气开始扭曲,蔚蓝的光射在天上,飞快地向自己这边延伸,雨滴落下来,凉丝丝的,赤红的地面也发出幽幽的绿色,空气不再炙热,而是舒展后的芬芳。

文学          桃尼斯恍然大悟,眼前已经出现那个小方块。

      它已经没有刚见到时,发出光彩,而它的旁边,已经躺满还不知道发生什么的人们。

      桃尼斯落在他们身边,留恋的望着远方。

      他是相信,给自己创造了这一切的人们还可以再次从虚无中爬出来,重建自己的家园。

      就像这个国家以前那样,再一次重建,复兴。

      地上的梧桐树叶片被清风吹了吹,这风也挑起了桃尼斯的发。

      一片梧桐叶落下,掉在桃尼斯的头上,桃尼斯仰头望着天。

      谁知道她在想什么。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