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感悟人生

鼓励孩子继续努力的话,聪明出于勤奋!

2020-09-12 20:36:53 写回复
 “咔嚓,咔嚓”闪光灯和着叽叽喳喳的吵闹声,似乎所有人都在努力地去琴瑟和鸣,反而有一种二人转伴着交响乐演奏的不良冲动。“我和医生已经预约了”路尚没有管大家有没有在听,转身离开了这麻麻木木的环境。

        这是一个在大学四年都聚不齐的班级,每个人都怀着一种个人战的情绪出现在团体的场合里,自然也不期待和谁在同一个镜头下,只要化妆镜前的自己是满意的就赢了,至于赢了谁,有没有那个谁也不重要。

        路尚离开的路上一直为自己“不告而别”寻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因为回到寝室必然是一番可有可无的解释。但他并没有说谎,他确实预约了牙医,虽然在那个麻木的环境里连牙疼都不觉得难以忍受了。

       比拍毕业照更无法融入的是大学四年,路尚一直觉得自己选错了学校,他不应该来这,至少他不应该进入这个无聊的班级,在这里他内收了所有的棱角,而注定伤了自己。不过令他无比轻松的是还没毕业他就收到了一份满意的offer,事实上他也没有为此付出什么努力,因为好多同学都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令他满意的是这四年荒废的学业并没有让他吃什么应聘的苦头,反而顺利得超过想象。然而他却不知道动态平衡里,这种顺遂是会被中和的。

       比起那些提着行李在十字路口迷惘的同龄人,路尚只是把寝室的东西搬到出租屋里,这对他来说不是从新开始,而是刚刚开始。他找了一个与自己合租的室友,当然不是因为害怕独处,仅仅是想要分担略微昂贵的房租。

       “你好,我是路尚,今天刚搬来的新租客。”路尚在脸上挤出职业笑容,一半是出于礼貌,一半是后来者的局促。因为当他刚进门时发现整个二室一厅的房间里,除了那间储藏间没有室友的痕迹外,仿佛是进了别人的家里。“你好,你就叫我楚瑜好了。”为了打破这种“寄人篱下”的尴尬感,路尚放下手里的行李开始在客厅转了起来,仿佛是在跑马圈地宣告新室友有些私人物品可以收回自己的房间里。楚瑜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和路尚拉起了家常,“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宁城经贸大学”“你学什么专业的?”“对外贸易”为了显得熟络当然也是出于好奇路尚反问了同样的问题。这个比路尚略高略瘦略白的人也没有多余地答道“龙市外国语学院”。路尚很想再寒暄一句,可是他毫无兴致聊下去,转身提着东西进了自己的房间。

 文学

鼓励孩子继续努力的话

       路尚一点脚一屁股挪到衣柜角落的桌子上,心里暗暗把自己与刚刚见到的那个人作比较,客观来讲从外貌上路尚被压了一头,和楚瑜站在一起显得自己黑矮壮,都说一白遮百丑,路尚的黑衬得楚瑜白得发亮。论学校龙市外国语学院可是整个宁城最好的语言类大学了,而路尚就读的宁城经贸大学略显逊色。不过这并不会影响路尚,因为他的自卑是与生俱来的,路尚向来自命不凡他觉得进入了社会自己会是比楚瑜更优秀的一类人。

        路尚把包裹里的行李随手一摆,他觉得用的时候就把它们整理了。推开门他径直走去厨房,在冰箱门上看到整齐的便利贴,看上去规整的字体仿佛看到了冰箱门后面摆放整齐的鸡蛋和蔬果。这应该是楚瑜的购物清单,他心想。路尚意识到室友应该是一个中规中矩的人,他觉得公共区域自己的东西还是要注意不要随意摆放。打开冰箱门看到简单的半成品和万能的鸡蛋,他推测楚瑜应该不是一个常常下厨的人,可他却是会自己烹饪的人。

        当你遇到一个处处和自己不同的人时,就是他在教你做人之时。

       路尚和楚瑜偶尔会一起定外卖,开始都是路尚进行操作,因为比起楚瑜,路尚在吃的方面总是显现出更多的热情和兴趣。但是楚瑜每次在外卖结束后都不会提起还给路尚饭钱这件事,而路尚恰好是一个不会主动提起的人,在他眼里和朋友要钱这件事太跌他的面子。因为他知道楚瑜不是真的想占便宜,而是他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没有花钱这件事。于是路尚每次都自讨苦头忍住不说,可是他也不是富裕的人每次又很在意。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每次到花钱的时候他都想办法让楚瑜先付钱,因为自己是不会忘记还钱的,偶尔还会故意拖延是想让楚瑜意识到他每次也会这样,可是让他意识到他们不同的是,楚瑜根本意识不到,因为即便是路尚欠他的钱他也不记得。路尚也实属无奈,只好尽量不和楚瑜有什么金钱往来。

       当然,有一次他们去一家餐厅吃饭,到结账时路尚故意拖延地解锁手机目的就是让楚瑜付钱,楚瑜也是很自然地打开手机扫码付款。路尚心想稳了,可戏剧性的就是楚瑜的手机扫不出来那个码,为了不在服务人员面前尴尬路尚赶紧拿出手机付了钱。而更令路尚尴尬的是,这次吃饭并没有说是AA,因为和他们吃饭的还有另一位朋友,所以路尚不知道这次的饭算是他请了他们还是他和楚瑜请了这位朋友。如果是他请了他们,那就不用等楚瑜还钱了,如果是他们请了那位朋友,那几天过去了楚瑜也没有还钱的意识。可是现在路尚手头确实有点紧,不过这不是最直接的原因,因为以他的局气劲换是另一个人他压根不会再想这个事。恰恰是因为和楚瑜,他不想再在他这被占什么便宜了,他心里很不舒服。打开了和楚瑜的对话框,他几次想要发送提醒楚瑜还钱的字句都又删掉了。可是他越想越不舒服,并且他也觉得自己没有必要次次这么纠结,毕竟要钱也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也是自己的权益啊,毕竟当初他确实补了一句是我们两个人请朋友,人家朋友可是领的两个人的情,凭什么我一个人掏钱。想到这他便把那句“我现在微信钱包里的钱不够用,你能把饭钱先给我转过来吗?”发出去了,不过一会,对方的转账过来了。路尚也顿时发觉这没什么难的。

       可能对于楚瑜来说只是想起来一件忽略了很久的事,而对于路尚来说他已经学会了和那些毫无用处的“面子”告别,当然这也会使他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事情的本身上,而不会浪费人力财力去维护那个毫无价值的高傲。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