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文章爱情文章

要女主下面夹东西的污文: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2020-04-20 11:44:54 写回复

不知过了多久,曾经绝望的我有一天突然出现了希望。这复仇是你给我的。现在我不知道要继续恨你还是要感谢你…我现在就像行尸走肉一样,在你心里插了刀。啊!我想杀了你,呵~




下课了。刚下过雨的天空,灰蒙蒙的,潮湿的空气使我更加憔悴。刚走出校门,就听到了让我心焦的声音。不,我回不去了。现在不能让他看到我满脸的伤痕。


你是怎么回来的?很抱歉。


文学

因为想你,所以听到了这句话。他一边走,一边哭,什么话也不说。


天已经黑了。我们在我家门前停下来。我背起头从书包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你…要不要来我家?他问我,


"不,不去了。"我断然关上门,拒绝了他。


无法忍受软弱无力的我无法忍受懦弱的我无法忍受那些人给我造成的伤害,非常痛苦。我坐在门口抱头痛哭。考虑到今天的情况,他们对我的侮辱在厕所…不知道为什么,


晚上12点,我睡觉时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他回来我该怎么办?爸爸打开了我的房门。我慢慢地站起来,看着爸爸。好!他又喝醉了,这种习惯的压迫感让我直冒冷汗。


快给我滚开。我的亲爱的父亲……我跪在他面前,看着他的手的皮腰带,他和蔼可亲地问我


“你知道老师今天对我说了什么吗?你这个没种的家伙,与男子玩啊,因为你…这个父母得要死。"


一根一根鞭用力地抽在我身上,动不了,动不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很痛苦也无法流出来……


现在滚开正在睡觉的,其次,你叫我儿子他做完了,好像任何事从他的眼睛中都至关重要,而是,恐怕我今天杀他,也没有!


凌晨时分,我睁开眼睛,父亲出去了。


今天是星期六,我洗漱完,换了衣服想出去透透气。刚一开门,他就站在他前面的时间是多少,他看着我,我看到他,这样僵化了一会儿,他慢慢地看着我,看到我脸上的伤痕,他哭了,真没想到,又没有看到他再次哭,第一次,他为了我而哭。


“对不起,我回来的晚了我以为可以掩饰,我趴在他怀里静静地流着泪。冬天的早晨,寒风凛冽。我们坐在河边,叶辉坐在我旁边。就像第二所房子。除上学外,家里的东西比呆久了我吧…


请你告诉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好吗?"我摇头了。"现在什么话都不说。”


“我饿了”

我就这么冷不丁的说,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拉着我到小时候经常去的拉面铺,还是那个味道。

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来吃了,一年…两年…是五年,叶辉没有吃,就一直看着我,我却不敢看他。为了打破这个尴尬是氛围,我开始吃了,但是现在的我对这段时间既熟悉又陌生,陌生的不知道该怎么拿筷子,不知道要怎么吃…他没有继续看着我,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他吃完了,我才吃了几口,没有人说话,只能偶尔听到传来的几声鸟叫,已经中午了,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我们走在村里的小路上,他好像想说什么,但却一直没有说出来,到了公寓楼下,他抓住了我的衣领“真的要这样吗?现在我们不能说一句话了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这五年…是怎么生活的,你…”

我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敢相信我会对他这样说话,“叶辉,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了,行不行?我觉得你烦……”我转身离开,跑回了家。

我睡了一觉,坐起来一阵头痛。

我迷迷糊糊的跑到了洗漱台,打开水龙头洗了个脸。抬头时看到了自己已经哭红的眼睛,眼泪还在不停的流着,一种陌生的感觉涌了出来。哐的一声让我清醒,看着镜子里无数的我,心情更加的复杂了。

我跑出了家,坐在了路灯下,看着漆黑的周围,心里莫名的安逸。不知道为什么要出来,可能是害怕家暴,可能是害怕现在的自己,也可能是想感受一下平静的时间,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半夜被冻醒了,想回家却不敢回家,突然,我听见了有人在喊救命,我静静的走了过去,看见了他,那个让我痛苦万分的爸爸正在被一堆小混混围住,其中一个人好熟悉,却想不起来,我看着 看着,看着他被那些人踢打羞辱,我好开心,但是突然就没有动静了,看着那些小混混嘀咕着什么走开,再看了一眼一动不动的爸爸,我走了过去,是的,他死了,他死在了我的面前,呵~我还是哭了,但是我没有管他,扭头回家。

直到第二天清晨…咚咚咚,有人在敲门“木木,木木,快醒醒”我懒懒的开了门,王大叔慌慌张张的跟我说

“木木啊,跟你说件事…你爸爸他…死了”

呵~我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就是目击者,我装作很伤心的样子,要求王大叔带我去看看,

“他…已经被埋了”王大叔很小心翼翼的跟我说,“好吧!王叔,谢谢你”我继续装着,王大叔点了点头便走了。

我关上门,冷笑了一下,进屋准备继续睡觉时候,又听见了,一阵敲门声。这次的人是叶辉,他问我“你…还好吗?”为他流泪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我强忍着回答“没事”

文学

叶辉叹了口气“你…以后就到我家吃饭吧!我照顾你。”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会儿“好,谢谢”我的回答让他挤出了一个微笑。

回到房间,我已经睡不着了。

看着我爸爸送给我的唯一一个玩具,看着,仅仅只是看着。

中午叶辉来敲门,我把钱给他“就这么多了,你不收我就不去了”他笑了笑收下了。他家只有个奶奶“你爸妈呢?”我好奇的问了一句,“他们要工作呀!现在只有我和我奶奶在家”他笑着说。吃完午饭我要回家,他想要我住在他家,但我拒绝了,并不想与他有更多的纠缠。

就算这样,我大部分的时间还是要和叶辉度过,每天要和他上下学,有时候会被强迫在他家写作业,拖地,或者有更多的理由。

某一天晚上——我写完作业“你再多待一会儿吧!我想和你聊聊”叶辉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隔几天就要和我聊聊

“我不想聊,先回去了,明天见”刚准备走就被他拉回来,摁在了床上“何木一,我喜欢你…我为什么回来的,我想你,每天都在想你,所以我回来你就对我这个态度吗?我们…”“别说了”没有办法,没有办法让自己平静的听完这些,眼泪已经控制不住的往外流,好难受“你当时为什么要走?你现在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要看我现在的样子?”感觉自己失控了,拼命的对他泄愤。

他把我按在床上,平静了一会儿“我不喜欢你,我要回去了”我推开了他,他也没有再拦我。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本来可以愉快的度过一天的,可我并不被允许。早自习下课,我趴在桌子上看书。

“何木一”

有人叫我,我不敢抬头,因为我知道,是他们,他们来了,我坐在座位上冒了一身冷汗。

他们见我没动静,走了过来,抓住我的头发“老子叫你你听不见是吗?”我被他拉到了厕所,好多人,不敢看他们,他们把厕所霸占,所有人都围着我,我…他们把衣服脱掉,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个东西,他手背上的月牙纹身,打死我爸是李亮。

我分神了,李亮用他的嘴在我的脖子上蹭,慢慢的被他架起,顶在墙上,我把脸转了过去,完全不想看到这副恶心的嘴脸。所有人都在“抚摸我”我被挤的快喘不过气了,感受得到,他们很享受…老天,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

显灵了,这一次老天终于帮我了,校长和主任来了。

“开门,你们在里面干什么?”主任踹门喊着,他们放开了我,我含着泪把裤子提上。他们穿好衣服,在他们讨论要怎么解释的时候,主任已经把门踹开了,没有人说话,主任撇了我一眼就把他们叫走了。

好吧!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走了出去“你…没事吧?”我低着头“谢谢”说完我便疾步离开,我不想让李亮他们看到她,不然…今天叶辉不在,所以他们才来找我的吗?我好懦弱,如果没有叶辉,我可能就是被所有人碾压的蚂蚁吧!晚上回到家,叶辉问我“今天开心吗?”我没有说话“你…没事吧”我摇了下头继续吃饭“没事就好”……

晚上从叶辉家离开,心情不好,要出去走走。我为什么要出来?为什么?谢雅…李亮你个王八蛋,我冲了上去。

“何木一,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李亮挨了我一拳,捂着脸对我吼,随后他掏出一把刀,然后让他的手下抓住我“木木呀!你想不想试试呀,哈哈哈”他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好可怕,我的汗已经像流眼泪一样流了下来。

“不,不要。。。”

谢雅想把李亮推开,谁想刀却不小心刺入了谢雅的胸膛。他们把谢雅丢给我,全部跑了,我抱着谢雅,她看着我“加油(ง •̀_•́)ง”我的眼泪爆出来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太懦弱,是我害了你,唔啊”她死了,死在了我的怀里。

我坐在原地不知所措,一直坐在那里,直到有人走来帮我报了警,可是警察来了,却指定是我杀了谢雅,不管我怎么说,他们都指定是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们把我抓走了,强项给我做了一个笔录,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一个这样的人生?被他们拖进了牢房,即使我不停的哭喊,没有人看我,没有人愿帮我。

“哟,新来的”……

叫我吗?一堆人围着我的情节,好熟悉,好熟悉。他们想强我,我抓着栏杆不放“不要弄我,求求你们不要动我”没有用,能把我按在床上,把我的衣服全部扒了,我们占据了我的全部,好恶心,真的好恶心。感觉我的嘴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股暖流冲进了我的喉咙,他们离开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哭,但是眼泪就像你流干了一样,流不出来。

呃,我吐了,身体乏力的我摔在了地上,都能看的到我,但是他们完全不管,伤心过度,加上四肢乏力的瞬间晕了过去…

“嘿,小伙子你还好吗?”我睁开眼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站在我的旁边,他把我扶了起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发生了什么事?这…这不是我刚刚进的那个房间,这…“不要碰我”用手把他推开,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我。

“喂,小子,你想死啦?”其中一个胖胖的人对我喊“闭嘴”他帮我喊了回去,他又走了过来,把我拉起来“没事,以后你就跟我混吧!”我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没有说话。他说这个房间没有床了,要我跟他睡,我果断拒绝。

“呵,这小子真好命,有龙哥照,真好。”又一个人插嘴,秦坤龙瞪了一眼那个人。

“你好,我叫秦坤龙”

现在的我不敢碰任何人,蜷缩在地上,秦坤龙看我没有回应就把手收了回去,给我丢了个被子“今晚睡地上”。第二天醒来,旁边摆了一盘饭,我看了看秦坤龙“谢谢”秦坤龙给了我一个微笑。

到了干活的时间了,我们被安排到洗厕所,这么轻松?就,这么简单?“何一木有人找你”有人找,会是谁呢?是…他吗?我和警察到探监室。

“木一,你怎么了?为什么你…”

“你走吧!”我冷冷的说

“我相信你,不会杀人的,我一定会救你的。”

“你怎么救我?你之前干嘛去了?现在要救我。”你走吧,我求求你走吧,你不要管我了。

“我…对不起,你相信我,我一定找人把你久出来”看着他这个模样,我好难受,但我不能。

“你滚,我就算死在这里面,也不关你的事。”我转身要走,他在外面喊。

“木一,何木一你给我站住,你要是敢死在里面,我…我就…”……

我绷不住了,对不起。

过了几天,我和除了秦坤龙的其他人,在一起吃饭“嘿,木木,你和龙哥是什么关系呀?他为什么对你这么好”

我忽然停住,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句话好像扫了所有人的兴,所有人“嘿”了一声,继续吃饭。

晚上秦坤龙不知道从哪里回来了,他坐在我的枕边抽烟“你的情况都了解了,我帮你想办法”我起来问

“你会打架吗?”

他笑了笑“会呀,怎么了”我跪在他的面前“可以教教我吗?”他皱了皱眉问我“为什么?”“我求你,我要报仇,我不想这样懦弱了”他考虑了一会“好,明天开始训练”

秦坤龙上床了,我爬了上去,他惊讶的看了我一会,然后便指示让我睡里面“他没有马上睡觉,拿起本书开始看,我问“你为什么这么帮我呀?”

“喜欢你呀”

听到这个漫不经心的回答,我也挑逗的回了一句“那…你要睡我吗?”他顿了一下,放下书说“我,我,我想,哦,不…不,没想过”呵呵,这个人太好玩了吧。

“你喜欢我什么呀?”

他转过身贴着我的耳朵说“喜欢你,还需要理由吗?”感觉自己瞬间膨胀…“直接转头亲了上去,然后收了会来“谢谢你”他咽了咽口水,缓了一会说“没,没事“我睡觉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他很开心,嘻嘻~我,我怎么了,为什么我感觉和他在一起这么开心?

一起床就开始了我们的训练,干活的时候练,吃饭的时候练,休息的时候练,睡觉的时候练。

一个月后……

“恭喜你了,马上就可以出去了。”

我惊讶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快?”他也惊讶的看着我“怎么(・o・)不开心吗”我低着头“明知故问”听到我这话,他笑了笑“那我出去找你不就可以了吗?”

我不说话,突然我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有个问题很想问,为什么…你可以让我出去?那你可以让我出去,你为什么不出去呢?"他又笑了笑“我只在这里玩而已呀!监狱里多舒服呀.”我竟无话可说。

晚上到房间里,我把所有人都喊出去,现在就只有我和秦坤龙在房间“你家住哪呀?”他问我“我住和平村,你要找我的话,你就到村里的河边来找我吧”他点了点头。

文学

“其他人呢?”秦坤龙问我

“被我叫出去了”他很疑惑的看着我“为什么”。

我把他按在床上“睡你”他的脸全红了“你…为…为什么呀?”我想想“想谢谢你呀”语音刚落他直接把我推了起来。

“如果你只是想谢谢我,不必。”我看着他,他却不看我“行吧,那就这样吧╮(﹀_﹀)╭”他突然转过头看我“行,你行”他反把我按在床上,亲吻我抚摸我,慢慢的把衣服褪去,然后……

“再见,这段时间谢谢大家的照顾”。

白胖跑出来说“再见不了了,就拜拜吧。”我笑一下“好,拜拜”

“哎,龙个怎么不在呀?”没有人回答,各做各的事。

我一出门就看见了叶辉和他父母,他跑过来和我说“你这段时间怎么样?还好吗?”

还好吗?你就知道问我还好吗?我扭头就走,上了车他妈妈说“木一,你在我们家住吧!我和你叔叔会照顾你的。”我依然保持沉默。

到了家里楼下,我直接就冲进了自己家,把门反锁,叶辉他妈妈和爸爸也是一脸蒙,叶辉来敲门“你,等下过来吃饭就好了。”我回应了一句好。

走到爸爸的房间,看着这个曾经让我痛苦但爱我的人的房间,我又哭了,我的眼泪是那么的不值钱,我……晚上吃饭的时候,没有人时候,尴尬。吃完饭叶辉把我叫进了房间。

“你住着吧!如果你不想跟我睡的话,我睡客厅就好了。”淡淡的回答“好”他出去了。

过了几天平稳的日子,我按耐不住了,一个晚上疯狂的跑了出去,跑到李亮的家里陪。

“哟哟哟,这是谁呀,你怎么出来杀人犯”我不想跟他废话,直接就是一个摆拳上去,我疯了,我们两个打的不可开交,慢慢的慢慢的我拿起了水果刀对着他。

看着他慌张的样子,我好开心。

“这个机会是你给我的,现在的我不知道是要恨你,还是要谢谢你,怎么办呢?”当刀锋碰到他的喉咙的时候叶辉跑过来护着他

“你够了”

我看着他“我够了,你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吗?你不知道我爸是他害死的是吗?还有谢雅,说我要怎么办?”

我想直接把你李亮决掉,谁能想的到?他挡住了,我亲手杀了叶辉,但是这个时候的我已经疯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再次把李亮顶在墙上。

“你不要这样子,之前的事我很抱歉,你不要这样子,我求求你”

他苦苦哀求着,我瞪着他“你道歉就没事了,你害死我最爱的人了和我的朋友,就一个抱歉你就没事了。你好好想一想,你是怎么侮辱我的,好好想想你做的那些缺德的事情,抱歉,呵呵”

他吓得说不出话,但是我越来越兴奋,兴奋的我把刀一下子就刺入了他的喉咙“抱歉啊,我还是比较想杀你”我站着流着眼泪……

我背着叶辉走在小河边,我觉得自己好恐怖,恐怖到了一种的自己都无法忍受的地步,我们上个小桥,把他丢了下去,我正在睡觉上感受着属于我的最后一缕清风“木一”秦坤龙,他来了,来的太突然,我给了他一个微笑道别,再见,我走了,冬天的河水好舒服…


“木一”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